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9

有些时候

今天再上新闻学之前 他的那一番话到底能敲醒多少人抵达多少人的心黑翼不知道 这是一个奇怪的地方拥有奇怪的情况 有些时候黑翼和他一样不明白那些人到底忙些什么而所看到的,不过是忙在虚拟网络上游玩 有些时候黑翼真的不明白流着同样血液的他们为何要为了权利而毁了自己民族的福利而所作的,不过是跟尾狗的表现 有些时候黑翼感到奇怪民族的福利快垮下时自己的人却袖手旁观、漠然视之而所听见的,却只是不断地索求利益和批评 有些时候黑翼会看不过眼身为教雨者的被动就算天塌下来所看到的,依旧是没有人理会 有些时候黑翼会莫民奇妙主动为民族福利去付出一份小努力销关心所换来的却是别人的窃窃私语及评击 ————————————————————————————————–我们都一样无论来自哪里我们都是大马的华裔 在这生存环境较差的大学里经常会听到各种制度的批评和埋怨 然而华裔有团结吗?自认有付出一份去壮大吗?哪怕只是小小的一个职位甚至只是义务工作一个小活动?这,很难吗? 没有付出,哪有收获没有付出,哪里能埋怨不好呢?自己都不重视了,谁还会在乎呢? 曾经黑翼只想远离是是非非的团体世界只沉浸在自己的爱情与学业的快乐大学生活 然而看到他们的辛苦看到他们的努力回想自己过去的一年我,不能这样下去。所以,我行动了。 武林大会在那一个夜晚举办了虽然对于没有人主动请缨有点失望但至少大家都愿意承诺付出那一份努力在未来共同为华裔做出贡献 ———————————————————————————————— 对于质疑我的人请你们自己想想自己是否能够/愿意主动再来批评我否则难以服人 2009年9月12日黑翼  本可逍遥,哪会在意那“摊子”

Posted in 黑翼生活分享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于是

于是 在那个夜里 一切都安静了 没有太多的话语 只有简单的水珠 夜已静 人不休 灵魂在飘荡 而我被死神诱导 心灵得不到解放 安息吧自己

Posted in 黑翼生活分享 | Tagged | 4 Comments

七月十五的迷思

七月十五的夜晚 人说 月亮会影响人的情绪 鬼月的满月 是否特别的不一样? 正面与阴面的对立 使心里始终压抑着 可恨自己无那通天之力 来改变那笑话般的闹剧 是那样吗?不! 还有一条 一条一踏上也许就会失去许多的路 但可换来改变的一次机会 这值得吗? 多希望冲动会为我做出一个决定 我会甘心吗? —————————————————————————————————— “如果有一天我想要付出而牺牲,你会一直陪着我支持我吗?” 2009年9月3日黑翼   随写

Posted in 黑翼生活分享 | Tagged | 1 Comment

新闻学,赞

又很多天没更新了 ——————————————————————————————— 又来到了每个学期最讨厌的时期 黑翼称之为assign期(assignment week)或阿赛期(请用福建话来解读) 上个星期赶了两样作业加上一个活动有点累累的感觉。 不过这不过一个过渡阶段而已每个学期都会面对同样的阶段。 ——————————————————————————————— 今天的更新主要在于今天上了一个别开生面的课新闻学的第七堂课 我们的讲师(东方日报主编刘敬文先生)邀请了NTV7主播陈丽亭小姐 来到大学那么久从理科生变成文科生从对中文系的期待到后来对沉闷理论的失望心中的那把火,熄灭了。 总算这学期有不一样的新闻学虽然一开始不抱太大希望 然而贴近生活的新闻学是我这学期里学习的一大乐趣。 而今天有幸听到丽亭小姐的分享更觉得学习本该如此。 难得有那么一门科不再只是一昧学习理论而是走向实践性。 虽然今天采访陈小姐时我们的问题显得生涩但,我相信班上的同学都乐在其中。 真的希望在这大学里可以遇到更多这样的讲师把理论的学习引入实践中这样才能让学习更生动和吸收。 也难怪外界对于本大学的老师不太佳 试想想超级保守到过分的校规和方针加上理论性和分数性强的教学方式 又如何诞生出优良的教育工作者呢?(这里不用“教师”,而是用“教育工作者”) ———————————————————————————— “教师,不是只有乖乖端庄的,更多地是灵活的思考和潮流的风格才能更好地领导子弟们“ 2009年9月2日翼特凡 大学浅谈

Posted in 黑翼大学之谈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