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黑翼大学之谈

问卷里的“数字游戏”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Table Normal”;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qformat: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top:0cm; mso-para-margin-right:0cm; mso-para-margin-bottom:10.0pt; mso-para-margin-left:0cm; line-height:115%;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1.0pt; 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mso-ascii-font-family:Calibri;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黑翼大学之谈 | Tagged | 1 Comment

角度看事情

今天的“1021”分數事件,很悲哀的看到了可悲現象。 今天的老师与同学,到底是以一个怎么样的角度来看待事情呢? 在这节课之前,我们才刚刚听过了陈美萍老师的讲座,分析一件事情要以这个现象老看待,个人的因素,实在难以服人。 对,今天的分数是纷乱的,身为同学的我们除了“讨分数”之外,还能做些什么呢? 我想表达的是,老师给什么分数,给再低的分数,我们也应该接受,并反思自己的错误。反思之于,我们该质疑的是老师的批改方式。 第一点,老师没有明确说明各个类别的分数,也就是说老师对于不同的组别,以不同的分数比例来批改。至于例子,今天在场的同学相信都知道。 但是,我们做了什么?讨分数?为何别组那么高,我们那么低?看到的只是这个角度? 为何不想想比例的问题?假设Part A 满15分,Part B满5分,那为何有组别Part A超过15?这就是批改的比例出现了问题。 身为学生,我们应该搞清楚这个比例的问题,而不是一昧的讨分。因为分数是个人的。而批改的比例与制度,将影响我们、学弟学妹,讲师的名誉,学生的不服等更加庞大的问题。 身为讲师的您,是不是应该在发现这样的一个现象和错误后,把所有的作业回收,并要求学生有条理地提出质疑与问题。讲师在听取学生所发生的问题后,有系统地整理起来,然后回去好好地思考,并重新整理与批改有关作业。 我们理解讲师忙,ISO的期限也压迫人。但讲师再忙,也该有自觉地实行好属于自己的责任。在教导一批未来的老师的时候,身为老师的老师更应该做好“如何处理班”的能力,给未来的老师一个EQ高与机智的榜样。 否则,未来的这批老师们,也将继续以这样的一种制度去荼毒未来的学生,罪孽,不深重吗?良心,有何在呢? “我愤怒的不是因为分数的多寡,而是您处理的方式太不妥当了!” *我并非指责所有班上的人,只是心痛一小部分没有以更广的角度来看待,也心痛讲师没有更好地显示出他“十多二十年的教学经验”。*希望同学们以后以此借鉴,不要当一个这样的老师。否则,我们的学生会看不起我们。*加油!分数不是一切,制度才影响长久。 2010年10月21日黑翼写

Posted in 黑翼大学之谈 | Tagged | 2 Comments

黑翼:依大中文系定向和在?

Normal 0 7.8 pt 0 2 false false fals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Table Normal”;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mso-bidi-language:#0400;} 首先,黑翼想澄清的是:在《今日大马》的读者来函“混日子的大学生”作者并非在下。虽然我的部落来自蚂蚁社区,但了解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一向只用“黑翼”或“翼特凡”这笔名。而 “混日子的大学生”作者“蚂蚁”不是我。如果我欲批评人或事物,那我会直接写出我的名字:郑国俊。我做出此澄清的原因是有学弟学妹误以为我是那“蚂蚁”,这造成了我的困扰。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黑翼大学之谈 | Tagged | 6 Comments

我不是大学生,你是吗?

我不是大学生,你是吗? 许博士的话,也许停在某些人耳里有点刺耳,有点现实。但,无可否认,这就是事实。 什么是大学生?大学里一切是自由的,你想上课,可以不想上?随你这里是给一个懂得自我要求学习的人的地方。 什么是讲堂?那不是讲座般的天马行空谈话也并非中学的你喂我吃的填鸭 讲师的讲堂是基于基础的讲堂并引用各个学家的学说来分析。突然想起第二学期许博士说的,在大学里没有绝对性只有相对性。 大学,是一个讲求学术的地方你可以在这里通过各种方式获取知识讲堂是一个地方研讨会是一个地方图书馆里的书也是一个地方。同学交流是一个方式与讲师交流是一个方式上网观摩各学者的看法也是一个方式。 上课,点名,考试,作业,分数,A这些只是制度下的附属品。 所以我说,我还不是一个大学生在大学里快两年了,我充其量只是个中学生。你呢? —————————————————————————————- 题外话:博士头衔是否真的那么“巴闭”?我以为与孔子同为炎黄子孙的人,就算不懂得论语,不懂儒学的人也懂得礼仪,懂得仁。结果,在大学里可以看见炎黄博士与我们同胞一样对于官僚/阶级制度一样热衷。 博士,代表可以拥有更好的特权代表可以依据自己的喜好方式来决定与审判。博士,代表自己高人一等,说话时可以命令人。其实,在我眼里,你们什么都不是。 我并非撞破头般胡乱指责所有博士。我尊敬学术上高深,修养也高的博士。我也打从心里尊重那些在生活上也成功的博士。 博士,代表在某一个学术领域拥有很高深的知识或掌握某个领域的技能或知识。这的确很令人敬佩。然而,有必要那么自命不凡吗?你会种米吗?你会种菜吗?你会提炼石油吗?你会其他领域的吗?生活上的技能你擅长吗?人类是互相依靠的,你的学术为社会做出了贡献社会也为你的生活付出了很多。一个学术上比你差的人,说不定他拥有一个比你强悍得多的技能或知识。 孔子是一个成功的教育家因为他不会因为自己懂得多而自傲。曾子每日三省自己,是否做好了。“子夏曰: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摘自《论语》一个虽然没有学习的人,只要做到对父母做事尽心尽力,对君主(也可以对比现今的上司),能尽完责任办事,对朋友要守信用。这样的人,一是一个有学习的人。可以说,是个有受教育的人。那如果徒有头衔,知识,却无实践的人,子夏又会如何诠释他们呢?呵呵,我不知道,你们觉得呢? 谨以此警惕自己,也警惕世人。 ——————————————————————————————- 与大家分享孔子《论语》里的“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2010年1月5日黑翼   写

Posted in 黑翼大学之谈 | Tagged | 3 Comments

学习

什么是学习?分数?竞争?还是知识? ———————————————————————— 在朋友的部落里竟看见一个来自同样的家庭(中文系)以匿名方式来攻击人家。 事情的真相是如何黑翼无法给与评论。 但是如今你(就是匿名的你)以这样的方式来攻击 老实说这样的做法很难看。或者要说得难听点鼠辈都不如。 ———————————————————————— 告诉你,要追踪你的IP再来过滤人选并不难。我们这里的人不多,认识张老师的学生更不多。只是抓到你,闹大事情了,又有何益处呢 ? 君不见某华党整天为了那些利益而自相残杀吗?又何必为了考试分数这种“利益”而攻击自己人?更何况你并没有实际证据,这样又何必呢? 是不是要告诉全大学我们中文系的华人(注:是华人)不团结 是不是要告诉大马我们华人就是喜欢为利益自相残杀?? ————————————————————————– 黑翼成绩一向不太好没有那些高分数的人高 也不是讲师们眼中的爱将,更不是他们的干儿子。 但是黑翼知道,自己有自己的学习方式。 分数不高,那又如何?黑翼清楚知道自己学习到了什么知识。你,有吗? 分数不高,那又怎样?黑翼自认在其他能力方面并不逊色你,看得到自己的能力吗? ———————————————————————— 社会是现实的。分数,却不代表一个人的全部能力,但,分数,始终是为了某个目的而存在的。对黑翼而言,分数只是为了毕业而已。 讲师们都有各自的风格我们以自己的立场来判断,当然有好有坏。然而,这只是立场、观念、方式不一样罢了。 同样地,每个同学也有自己的方式。那位朋友和讲师们相处得来,那是他的优点。而黑翼我相信老师不会只偏帮我们班的某一位同学,因为,我们都是他们的学生,都是他们关心的一分子。 ———————————————————————— 学习,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分数?是为了争第一第二?还是为了知识? 黑翼不清楚别人黑翼也并非自命清高者 黑翼,把学习里的分数当作一种利益目标(毕业)把大学的学习,当作吸收知识与人生阅历的地方。 你呢?你们呢? 2009年11月6日黑翼  大学之谈

Posted in 黑翼大学之谈 | Tagged | 6 Comments

新闻学,赞

又很多天没更新了 ——————————————————————————————— 又来到了每个学期最讨厌的时期 黑翼称之为assign期(assignment week)或阿赛期(请用福建话来解读) 上个星期赶了两样作业加上一个活动有点累累的感觉。 不过这不过一个过渡阶段而已每个学期都会面对同样的阶段。 ——————————————————————————————— 今天的更新主要在于今天上了一个别开生面的课新闻学的第七堂课 我们的讲师(东方日报主编刘敬文先生)邀请了NTV7主播陈丽亭小姐 来到大学那么久从理科生变成文科生从对中文系的期待到后来对沉闷理论的失望心中的那把火,熄灭了。 总算这学期有不一样的新闻学虽然一开始不抱太大希望 然而贴近生活的新闻学是我这学期里学习的一大乐趣。 而今天有幸听到丽亭小姐的分享更觉得学习本该如此。 难得有那么一门科不再只是一昧学习理论而是走向实践性。 虽然今天采访陈小姐时我们的问题显得生涩但,我相信班上的同学都乐在其中。 真的希望在这大学里可以遇到更多这样的讲师把理论的学习引入实践中这样才能让学习更生动和吸收。 也难怪外界对于本大学的老师不太佳 试想想超级保守到过分的校规和方针加上理论性和分数性强的教学方式 又如何诞生出优良的教育工作者呢?(这里不用“教师”,而是用“教育工作者”) ———————————————————————————— “教师,不是只有乖乖端庄的,更多地是灵活的思考和潮流的风格才能更好地领导子弟们“ 2009年9月2日翼特凡 大学浅谈

Posted in 黑翼大学之谈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爱情与友情

在黑翼的大学环境里 谈恋爱 并非恋爱者一个人或两个人的事 它关系着无数人的事 每个人 都不能少了友情 在大学里 因恋爱而远离友情的人 大有人在 黑翼一向不赞成这样的方式 毕竟 爱情不是生命中的唯一 人生需要亲情、爱情与友情的组合。 而友情,在大学里占着重要的位置。 看着远离友情的恋爱者实际上并不便评说什么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选择然而有时会替他们担心这样下去会不好 而同时也深深警惕自己。 然而有些事情并非自己所能掌握 如果你的朋友恋爱了,自然而然会比较少去参他了出发点是:不要打扰他们二人世界而这样难免友情之间出现了变化。 其实,对于有些人友情非常的重要,并不比爱情的分量差。就算恋爱了,也希望自己与朋友间的一切依旧 虽然黑翼知道或多或少一定产生了变化因为爱情的出现,或多或少已占用了一个人的时间与空间。 所以能做的就是:在爱情与友情之间取得平衡。爱情的世界里并不是24小时非腻在一起不可。所以还有很多时间给予朋友与自己。并期望着朋友千万别为了怕打扰而忽略了自己那种感觉,真的不好受 因为自己还是一样自己不因恋爱而变得不再需要朋友 朋友,与爱情黑翼相信可以兼得。 “友情,与爱情。是可以兼得的。望天下情侣们别为了爱情而疏远友情。也别为了友情而放弃爱情”《翼特凡馆语录》 2009年4月20日黑翼  写

Posted in 黑翼大学之谈 | Tagged | 6 Comments

苏大辩论队,棒!

他们刚成立一学期多 他们没有任何的经验 他们成立时只有数十个人 他们如今依旧是数十个人 他们在黑暗中一步步踏出 辨狂一个黑翼深深佩服他精神的人他为了辩论可以放弃很多东西从一开始到现在付出了许多 苏大辩论队一个在大专辩论界的新队 在这两天的北马大专辩论赛中成功以两场全胜的纪录打入决赛 黑翼以为他们为荣他们的努力、付出并没有白费 这是他们为苏大辩论队创出的先河他们是开拓者 黑翼,在此向苏大华裔辩论队深深的致敬“你们是最棒的!” 2009年2月22日黑翼   写

Posted in 黑翼大学之谈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