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黑翼小品集/黑翼大学随笔

旅程

四年的时间就像一次不长也不短的旅程 带着好奇的心探索陌生的异国而开始 抱着与无数人的交集回忆结束 旅程结束了就该回到最原本的地方定位下自己的生命意义 有时难免会放不下旅程里那值得珍惜、值得怀念的人 然而纵然抓得太紧也无法阻挡放手那一刻的到来 也许因此害怕下一趟旅程的开始害怕下一次无法割舍的缘分 但其实人生的旅程就是无数个小旅程的回忆所组成 就算就算害怕而不去踏足下一次的旅程 当生命结束审判来临时你会发觉原来旅程不曾结束过 它,依旧在无数的生命轨迹里一笔一笔地刻画下去 一笔一划的痕迹,构成旅程的完整。但完整的旅程,需要多少的痕迹呢? “当离开一个旅程国度时,记得要勇敢地放下那里的一切。放下,不代表你忘了它,而是为了它,你勇敢走进下一个旅程。” 2011年11月30日写

Posted in 黑翼小品集/黑翼大学随笔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黑翼大学随笔(二)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Table Normal”;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mso-bidi-language:#0400;} 不谈警卫这气人的“东西”,再谈谈这里的制度与学习环境。60分在小考和作业,40分在于年终考试。乍看之下,这摆脱了中学对唯一考试的依赖。然而,这一切并没有改变什么状况。分数主义的存在,始终让学习成为一个机械化的事情。大部分讲师都会以分数来作为前提,指示你、软逼硬胁你要考好,要为分数而努力。   在这间大学的概念里,分数很大部分决定一个人的行,或不行。拿自己所修读的中文系来说,当中有很多科是无法单靠理论和“纸上谈兵”来掌握的。学习,并不只是靠书面和考试来掌握。它需要多面化、自由化来提升一个人对其的掌握。我以为,在大学里不再是单方面吸收讲师所给与的知识。我们还必须自己去研读、研究,并尝试把所得到的知识,以自己的方式去诠释出来。   这学期所学习的现代文学里,知道了五四运动的目的在于文学革新。从中,我看到了当代文学家为创新、革新的路上做出了巨大的改革,并在历史上写下重要的一面。当然,我没有自命不凡到自以为有那革命的潜能。但,在这间大学里,有不少抹杀学生“尝试与创新”的制度存在。举个例子,在现代文学个人作业“论述现代两位文学家在散文方面的成就,并对其一篇作品做出赏析”,我选了冰心奶奶和张爱玲。由于时间上加个人的喜好问题,我读了很多冰心奶奶的资料,并自己写下了《寄小读者:通讯2》的赏析。而张爱玲的《爱》我则用了一般大学生的手法,copy ,edi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黑翼小品集/黑翼大学随笔 | Tagged | 8 Comments

黑翼的大学随笔(一)

看过了北京大学钱理群的《承担。独立。自由。创造》,看过了许博士给我们看的《大学之概念》随笔, 黑翼思考,大学到底是怎样的? ———————————————————————————————-《黑翼的大学随笔》第一部分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Table Normal”;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黑翼小品集/黑翼大学随笔 | Tagged | 1 Comment